【狄尉】天命风流·一

边城狂沙似浪,乌云蔽日,风卷着枯草成团的滚过赤色大地,似是风暴将至。

这种酷烈天气,大多数人都不会选择外出。然而此时却有一人分毫不惧,一人一马,黑衣黑发,迎着烈风缓缓步入城内。

他歪着身子跨在马上,腰后别着一根光秃秃的竹枝,手里提着一个牛皮酒壶,酒壶里的酒剩的不多了,随着马匹前进的动作晃出哐当水声。

也许是喝得多了,他看起来随时都要掉下马。有好奇的孩童扒着窗檐打量他,他似有所觉,侧过头来露出了一个柔和的笑。

风变得更大了,他像是随时要被吹倒。城里的街上已经没有行人,只剩他孤零零的徘徊,走过好几条街,才找到了一家客栈。

客栈大门紧闭,窗户上都拉下了靛青的布帘,挂在土色屋外的旗帜猎猎作响,上面绣着的图样已被磨损掉了大半。

黑衣人终于睁开了半醉半醒的眼,慢吞吞地晃下马,踉跄着上前拍门。

“谁啊?”

“投宿的。”

客栈老板似乎也没想到这么恶劣的天气还有人来投宿,过了会才听屋里传来一阵凌乱步伐,老板拉开门帘,不耐烦地对门口的人吼道:“今天不开店!”

黑衣人眨了眨眼,将左手的酒壶换到了右手,摸索着从革带上挂着的口袋里取了东西出来,“天气不好,通融一下吧。”他客气地说着,摊开手心,露出了两块黄金锭。

客栈老板倒吸了一口气,立刻笑容满面道:“好说好说,客官快请进!”

黑衣人指了指身后的马,笑道:“还有它。”

“没问题,都给您招待好!”

老板叫了伙计来,将那匹膘肥高俊的黑马牵到后院马厩照料,领着黑衣人进了店。

门再一次关上,厉风狂沙霎时被阻隔在外。

 

这里是安西都护府最边缘的一个城,名为乌波,城很小,仅有二十多户人家久住在此。史书记载这里曾是于阗的领土,后来于阗归唐,乌波城就被划分到了安西四镇辖下。

八年前,武氏称帝,周兴唐衰,原本归属大唐版图的各个小国便借着中原大乱,纷纷作乱反叛,有断绝来往的,有趁火打劫的,全都一股脑的闹了起来。女帝忙于内政,无暇顾及边疆,一年内连失十八城,得到奏报时勃然大怒,当堂就要安西四镇立刻派兵收复失地。

然而情况却并不乐观,大周出兵三次,屡战屡败,士气颓靡,别说收复失地,就连守城都岌岌可危。

战乱祸事持续了三年,第四年的时候转机终于出现。

某日女帝白日小憩,有神鹿入梦,为其指点迷津,道如今天下乱象丛生,纷争不休,皆因太白星离宫失守,太白主杀伐,乃武神。太白经天则天下革。若女帝要平复紊乱,必寻得太白。

女帝梦醒之后,恍然失色,立刻命人调查太白星何在,通过各方线索,终于确定了神鹿所言的太白星,就是目前正在并州当法曹的狄仁杰。

为显示诚心,女帝亲自前往并州面见狄仁杰,将其迎回宫中。任宰相,掌社稷大事,内政外征均由其统筹。

狄仁杰谢恩领命,不负所望,只用了一年不到,就解决了边境纷扰,又用了一年,解决了各地叛乱。大周日渐繁盛昌隆,再无内忧外患。女帝慨然长叹,道狄卿果真太白下凡,得之可得天下。随即赏赐无数,恩宠日盛。

如此过去了八年,直到有一天,于阗突然上奏求援,言近期国内有乱党谋逆,恳请大周出兵解危。女帝召来狄仁杰问询,狄仁杰看过奏报,却说不必出兵,他已有解决之法。

女帝遂回绝此请。两日后,狄仁杰悄然离开神都,一路前往了乌波城。

 

乌波一直都是于阗和中原连接的要道,平日虽城小人稀,但若到了天气好的时候,商贾旅客来往如云,热闹起来和神都南市相差无几。

狄仁杰来得不巧,刚好碰到了风沙,以至于花了两锭黄金才找到个干净无风的落脚地。不过他缺什么都不缺钱,所以也并没有怎么心疼。

老板带他进了上房,嘘寒问暖,细致入微,半点不敢怠慢。

狄仁杰瞧着好笑,挥挥手道:“我先休息,有事叫你。”

老板点头哈腰的告退,关上门欢欢喜喜的拿着黄金回了屋。

 

屋外风暴已经来了,黑压压的云卷着砂石遮天蔽日。狄仁杰靠在窗边,半阖着眼听着那在耳边咆哮的风声,慢慢睡了过去。

他又做了那个梦。

梦里有一个赤发蓝眼的异族青年在院中练刀,刀光冷厉,如风似电。他一身黑袍,翩若惊鸿,又如堂前飞燕,仿佛下一秒便振翅而去。

狄仁杰从来都看不清他的脸,只觉得熟悉又亲切,就每次都忍不住凑近想要仔细看看。

这时候院中起了风,那开满了枝头的桃花骤然惊乱,纷纷扬扬的洒了下来,有的落到了他的肩上,有的落在了青年的发上。

刀光停了下来。青年回头看见了他,对他粲然一笑。

 

梦戛然而止,狄仁杰被阵阵敲门声叫醒。

他睁开眼,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才踱步到门前拉开一道门缝。

“谁?”

门猝然被一脚踹开,一道鞭影蛇一样扑面而来,狄仁杰反应迅速的闪身后撤,右手顺势抽出后腰竹枝,挡住鞭影一拉一卷,三两下就卸去了鞭上的力道,扯着长鞭将袭击者拽进了屋里。

一阵碰咚乱响,屋里安静了下来。

狄仁杰叹了口气,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上官静儿怒气冲冲地瞪着他,一张清秀俊俏的脸上全是愤怒的红晕。

“当然是来看着你!”

狄仁杰松开上官静儿的鞭子,收起竹枝,又叹了口气。

“你可以不来的。”

上官静儿嗤了一声,“放你一个人在外面?陛下能放心?”

“陛下肯定是放心的。”狄仁杰慢条斯理的说着,抬起眼皮看了上官静儿一眼,似笑非笑道:“我看不放心的是你吧。”

上官静儿的脸更红了,杵在门口气得浑身哆嗦。

狄仁杰笑了一声,负手转身,终于不再火上浇油了。

 

外面已经没有风声了,隔着一层窗户,隐隐约约能听到街上传来一些行人吆喝。

狄仁杰走到桌边倒了一杯水,对上官静儿示意。“过来坐吧。”

上官静儿平复了一会呼吸,将金鞭收起,坐下后问他:“你之前还去哪了?”

狄仁杰置若罔闻,去开窗户。明亮的阳光直射进来,在桌上留下了一道耀眼的白线。

上官静儿看他不理,咬了咬牙,又问了一遍:“在肃州的时候,你甩掉我去做了什么?”

狄仁杰摸着下巴,喝了口水,好半天才回道:“你知道那么多干嘛?”

上官静儿冷冷道:“你藏那么多干什么?”

狄仁杰叹了口气,放下杯子,诚恳道:“上官大人。我真的只是奉命来处理于阗的事,你若不信,我床上行李里放着诏书。尽可验证。”

上官静儿早都不吃他这一招了,毫不客气的说:“本官也不过是奉命要调查清楚你一路动向,还请狄大人据实以告,也不要为难本官。”

狄仁杰闭上了嘴,少顷,才无奈道:“我什么也没做。”

“哈?”

“我是说,肃州的时候。”

上官静儿俨然一脸不信。

狄仁杰无法,只好解释道:“我只是……做了一个梦。醒来后突然想要去看看梦里的景色,所以顺道去找了找。”

上官静儿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你消失了三天就是去找那地方了?”

“是。”

上官静儿哑口无言,半晌,才说:“那你找到了吗?”

狄仁杰敛下眉,指尖轻轻蹭着水杯边缘,缓缓道:“没有。”



——————————————

是之前骰子活动的文!写了个开头,努力周更(。


2018-10-30 #狄尉  

评论(12)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