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路人》





*rps

*赵又廷x冯绍峰

*本文不要上升真人,和真人毫无关系。纯属自娱自乐。

*有部分时间线修改,和真实事件并不对应。

*预警看三遍再点开全文。









——————————


导演喊完卡的时候,冯绍峰脸上的表情立刻松了。他身上还挂着五六根钢丝,悬在墙壁上不上不下,看着都难受。

一旁的工作人员吆喝着慢慢把他放下来。助理拿着水和毛巾上来扶他,一堆人围着他卸威压,他不敢动,掉了妆容的面上眉头轻轻皱着,谁问他怎样,他都点头说好。

天色已经黑了,横店春季多雨,白天才下完一场,这会入了夜,就又起了风,大风刮过满身的湿寒,便让人有些发冷。

冯绍峰忍不住咳嗽了几声,觉得有点晕。

有人注意到了他的变化,走过来问:“你没事吧?”

冯绍峰闻声抬头,看到赵又廷一脸关切。他们都没有脱下戏服,一个还穿着狄仁杰那套黑色大理寺官袍,一个一身紫衫,恍惚间好像回到了戏里似的,冯绍峰下意识的压低声线说:“没事。”刚说完,一旁的工作人员就碰到了他的后腰,立刻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

赵又廷当然看到了他的忍耐,嘴角扯了扯,终究没说什么。

助理捧了毛巾给他擦脸,一毛巾下去都是粉,连着汗擦完,一张脸干净了不少,也看起来温润了不少。

以前赵又廷和他打趣,说你这人卸了妆,都让人认不出来了。冯绍峰只是笑笑。

作为上海本地人,他讲话是带着点南方口音的,长句会分好几段慢慢讲,声音轻而软,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后来为了配合尉迟真金这个角色,他念台词会压低嗓音,声音一低,气质也都不一样了。

赵又廷不是科班出身,每次见到科班弟子这么表演都要夸上几句。他夸林更新,也夸冯绍峰,算下来,冯绍峰夸得还要多些。

他是个很会讲话的人,又风趣幽默,没有架子,跟谁都能聊的很开心,因此很得大家喜欢。冯绍峰也挺喜欢他的,他们差了不少岁,却也能聊到一起。

 

“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饭啊?”赵又廷又问他,打断了冯绍峰的神游。像是习惯了对方时不时就放空的样子,还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冯绍峰揉了揉额角,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

“我有点累,就不了,你和小新去吧。”

赵又廷扫了眼他的腰部,“嗯”了声,说:“那你好好休息。”

冯绍峰有时候就很感谢对方的知分寸,这个社会难得人知分寸,懂进退,明白把握一段关系的距离有多重要。这点上赵又廷倒是和狄仁杰有几分神似,不知道徐克是不是看到了这点,才相中了他。

对面有人喊赵又廷去换衣服,对方对他挥挥手,笑了笑走了。

冯绍峰目送他离开,这才撑不住搭在了助理的肩膀上。

他基本是一路被扶回去的。

躺在床上的时候冯绍峰长吐了一口气,身上的衬衫已经被汗水浸湿了。他隐瞒了腰伤,只是不想让人过多担忧。

徐克的要求一向严格,每天拍摄的时间有限,经不起一分一秒的浪费,他素来敬业,更不愿意因为自己的缘故拖延进度。所以一个白天一声没吭,吊着威压飞来飞去,这会腰上基本都没知觉了。

他叹了口气,心想我这什么倒霉毛病,每次拍戏都要受伤,还都不轻。

又想,大概是上天给他的锻炼,他还是得受着。

于是艰难的爬起来,小心翼翼的解开衬衫,拿出随身带着的药油出来,按在疼痛处慢慢揉开。

 

外面时不时传来一些人声喧闹,估计是剧组的人在晚间聚餐。冯绍峰听着声音,有些犯困,迷迷糊糊的就想到赵又廷,不知道他和林更新又跑哪里玩了,希望他们别搞得太晚。明天好几场戏连着,可不轻松。

想着想着,开始打盹,按着腰伤的手也停了下来。

这时候,有人轻轻敲了敲门,问:“绍峰,在吗?”

冯绍峰立刻清醒过来,躺在床上半晌,才爬起来去开了门。

赵又廷提着一个塑料袋站在门口,对他晃了晃手,说:“嗨,没打扰到你吧。给你送点吃的。”

他换了身便服,是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一头短发剪得很清爽,没贴胡子,露出了端正清秀的脸,唇边挂着淡淡的笑。

冯绍峰冷不丁又想起了水下那场戏,两人一独处,就觉得浑身都有点不自在。飘着视线说:“谢谢……小新呢,你不是跟他去吃饭了吗?”也不好意思让人伫在门口,侧身让了道。

赵又廷提着饭走进来,边走边说:“我提前回来了,想着你估计也没吃,顺便给你带了点。”讲到这里把手里的袋子放到了桌上,有些不好意思道:“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买了点上海的小吃。”

他打开打包盒,浓郁的馄饨香味就飘了出来。冯绍峰走到跟前也觉得饿了。

“虾仁小混沌啊,挺好的,谢谢你。”冯绍峰笑了笑,接过筷子坐到桌边,示意赵又廷也坐下。

两人就这么一个人看一个人吃,无声地度过了几分钟。

赵又廷很少这么沉默,冯绍峰是不知道说什么,只能一直吃。

吃完,他起身收拾碗筷,赵又廷就盯着他的背看他走来走去,最后等人回来坐下,才开口问:“你是不是腰伤复发了?”

冯绍峰愣了下,半晌,才说:“就是今天威压吊多了,没什么大碍。”

赵又廷凑近他,像是在闻味道,冯绍峰下意识的往后仰,动完又觉得自己有点惊弓之鸟,便僵在了原地。

面前人眨着黑漆漆的眼睛瞧他,说:“我帮你揉揉吧。”

他是个很会对人好的人,脸上也总带着一种让人安心舒服的微笑。冯绍峰又想起那天的水里,四周是铺天盖地的浪潮,冰冷密闭,他们都不怎么会潜水,也睁不开眼,心里难免惶恐,挣扎间就觉得嘴里的呼吸器呛住了人,一瞬间水就冲了进来。他想打手势让人拉他上去,结果手肘撞到了马背,一下疼的直哆嗦。更多的水就灌进了鼻子。

赵又廷察觉了他的不对,扑过来抓住他,那一刻他以为对方会打手势让人拉他们上去,结果并没有。赵又廷摘了他的呼吸器,上来堵住了他的嘴。

空气从另一个人的嘴里渡了过来,紧紧箍在腰间的手安抚一般拍着他的背。他觉得活了过来,又觉得死在了这一刻。

下一秒,他们一起被拉上水面,巨大的惯性让水像巴掌似的拍在了他们身上,赵又廷在工作人员围上来的时候松开了他,他开始疯狂咳嗽,眼泪都被咳出来了,肺部火燎火燎的疼。

“快拿纸来!快点!”

他听到一阵骚动,抬眼去看,赵又廷仰着头捂住了鼻子,指缝里都是血。

“绍峰,没事吧?”

副导演关切地拍拍他,他恍然回神,手指贴在嘴上,尴尬地说:“我没事,刚刚……”

副导演懊恼地说:“刚刚真是太危险了,镜头出了问题,大家手忙脚乱的没注意到你们,要不是mark及时反应过来,今天估计要出事。”

冯绍峰松了口气,安慰说:“没事就好。”然后看向赵又廷。两人都被拉上了岸,身边围着一群人。赵又廷的鼻血还没止住,助理急的团团转。

冯绍峰自己也不好受,却又有些想笑。这时候赵又廷微微低头看向了他,黑色的眼被水洗的透亮,眼里有些闪烁的光。

冯绍峰突然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他觉得这眼神有些熟悉。

那是他偶尔会从倪妮眼中看到的光。在拍摄《我想和你好好的》时候,在他们宣布恋情的时候,在他们私下一起温存的时候。

他想到了水下触碰在嘴上的感觉,心中一阵发紧。仓皇地躲开了视线。

 

“你躺下吧,这样能舒服一点。”赵又廷不知从哪里找到了他的药油,已经拉着他往床边走了。

冯绍峰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戏里,有了尉迟真金对狄仁杰那种复杂难明的心情。他并不讨厌对方,可又觉得这样的人很可怕,他实在不擅长应对这样得人。但他并不是尉迟真金,并不能像尉迟真金一样以口是心非去说两不相欠,也不可能坦白果敢的面对。

他被拉到了床上躺下,赵又廷解开他的衬衫,倒上药油开始为他按摩。

 

这一个小时是他人生中最煎熬的一个小时。

 

事后,赵又廷很自然的对他说了晚安,嘱咐了几句注意身体,然后就走了。留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想到明天还有一场对戏,内心备受煎熬,愣是折腾到了凌晨。

 

过了几天,赵又廷都没有表现出任何其他的意思,仿佛那天那个眼神只是他的一个过度解读。他们只是普通的,或者还可以算得上比较好的朋友。

他们还会一起聊天,讲话,大多时候都是他听另外两个人唱双簧,偶尔接上几个梗。很多人都觉得赵又廷和林更新关系更好些,冯绍峰也这么觉得。他太闷了,和年轻了好几岁的两人到底还是有些隔阂。不过赵又廷从来都很关注他的感受,每次都会上来圆场,带着他一起聊,让他不那么寂寞。

冯绍峰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人很讨人喜欢,他实在讨厌不起来对方。

于是他选择忘记那天的事,努力让彼此的关系维持在合适的距离。

 

尉迟真金的戏份很多,打戏更多。他时常要拍到很晚才能结束,每每一天下来,累的连手指都懒得动。赵又廷比他好一点,但他怕水又恐高,被吊着威压荡来荡去,或是直接扔进水里的时候不少,也真难说谁更惨一些。

偶尔两人都很累的,一场戏下来,看着彼此脸上的疲惫,不知为什么就都笑了。

笑完冯绍峰就反应过来,他可不是尉迟真金,面对的也不是狄仁杰。然后就突然笑不出来了,眼神都不知该往哪里摆放,最后匆匆告别,躲回了屋子里。

 

这天还是水戏,他们三人被冲进水里,副导演在那边讲戏,让尉迟真金一会去拉水里的沙陀忠。讲到一半,赵又廷突然发问:“为什么不是拉我?”

导演和另外两人都是一愣。赵又廷又看着冯绍峰问:“你为什么拉沙陀啊?”

冯绍峰不知怎么回答,只能干巴巴的说:“因为导演让我拉他……”

赵又廷又看向导演,很严肃的讲了起来:“狄仁杰不是不会水吗?这个时候他应该拉狄仁杰更合适一些吧。”他很少提这方面意见,副导演一时半会也被他问住了。

最后还是去请教了徐克,才说服了赵又廷,把这场戏给拍完了。

事后林更新跟赵又廷吃饭,惊奇的问他:“你不是可怕老爷了吗?怎么今天还跟他争起来了。”

赵又廷低着头吃饭,过了会才说:“我只是觉得应该这样拍,就说了。”说完,仿佛很没胃口,就放下筷子说不吃了。

林更新看出他有些心不在焉,没再多聊,两人吃完饭各自回了房间。

第二天赵又廷带了好几大盒子凤梨酥过来,剧组的人人手一份,等走到冯绍峰面前时候,笑眯眯地给他塞了两个。

“绍峰,辛苦了,多吃点。”他平常讲话还带着台湾的口音,很是温润儒雅,声音沉沉的,很好听。

冯绍峰接过凤梨酥道谢。面前人就回了一个更大的笑,说:“绍峰晚上有事吗?”

“没事,怎么了?”

“我们好久没一起吃饭了,我的戏份快杀青了,就想着再一起吃一顿。”

冯绍峰张了张嘴,有点想拒绝,可是脱口而出的却是:“好啊,去哪里?”

赵又廷高兴地搂着他的肩膀,说:“晚上再看,这附近好吃的不少。”

两人就又聊了一会,等到导演喊冯绍峰去拍下一场才结束。

 

那天晚上,难得早早拍完,冯绍峰让助理先回去,套了件黑色外套在剧组外等人。没一会,赵又廷从片场溜达出来,戴着墨镜对他招手。

“我们去哪?”

“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台湾的东西,这附近有一家挺地道的。”

冯绍峰笑了笑,说:“我都行,不挑。”

他们就并肩往那家店走。横店很大,里面的基础设施齐全,虽然夜深了,但还有很多需要拍夜景的剧组没有收工,灯光打的漫天繁星都被比了下去。

他们走到一半飘起了细雨,不大,但淋在身上还是弄湿了头发和肩膀。赵又廷左右找了一圈,才找到一家便利店买了伞,还是最后一把。

赵又廷给冯绍峰用,冯绍峰说:“雨不大,我就不用了。”

对方却很固执,撑了伞往他头上一罩,“你身上那么多伤,淋了雨进了寒气可不好。”

冯绍峰不知道说什么,就低下头去看着地面。想伸手拿过伞,结果赵又廷没给他。他矮了对方两厘米,不多,但这会又格外明显。让他感觉自己是被对方笼罩在身下的。心里不禁起了些别扭。

两人走了十几分钟,才找到那家店。店面很小,老板是个台湾人,操着一口浓郁的台湾腔,看到赵又廷很高兴的打招呼。

雨有点大了,赵又廷半个身子都湿了,拉着冯绍峰跑到了店里收了伞,笑道:“就这家了。”

冯绍峰点点头,有点局促的和他坐在一张窄小的桌子前。

赵又廷叫了酒,冯绍峰说自己不能喝,过敏。也就没强求他一起,给他点了壶龙井茶。

这顿饭吃的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受。赵又廷介绍的这家店确实味道很不错,吃的时候他们多是闲聊一些剧中的事情,或是聊聊各自的老家,像所有普通的朋友一样,不去过分深究任何事情。

吃完,赵又廷坚持要结账,索性不多,冯绍峰没有拒绝。

结完账雨还没停,回去的时候老板送了一把伞给他们,省去了两人一起淋湿的尴尬。

 

回去的路上他们又聊了一些,聊到了今后打算,赵又廷说要在大陆继续发展,以后可能会常住这边,冯绍峰笑说那以后也有时间一起聚聚,赵又廷很开心的点点头。

等回到住处,赵又廷送他到了门口。冯绍峰这晚始终没有去看赵又廷的眼睛,只有站在房门前道别的时候,他没忍住看了一眼。

只这一眼,不知为何便脱口而出道:“要不要进去坐坐?”说完就很后悔。可他已经有些醉在了赵又廷看他的眼神里,脑子都是浑浑噩噩的,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他觉得自己还没有从戏里出来。就让开了道,让赵又廷走了进来,走进了他的心里。

门关上的一瞬间赵又廷吻了他,伞滚在地上,沾湿了地毯。

吻很热,很软,还带着男人剃须水的味道。他们都是拍过很多戏的人,分得清逢场作戏。这一刻他们都感受到了一颗真心,吻就变得格外缠绵。

赵又廷很温柔,一手搂着他的腰,一手去解他的衬衫扣子。两个意乱情迷的男人之间发生任何事都不意外,吻已经开始失控了。

这时候,冯绍峰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他像是被刺到了一般忽然推开赵又廷,掏出手机慌张的按了挂断。

手机屏幕闪了一下就暗了,赵又廷盯着他看了半晌,轻声问:“你女朋友?”

冯绍峰脸上血色尽退,带着一种痛苦的惊恐和压抑的愤怒。他清醒过来了,便觉得自己方才一定是疯了。

“是。”他低着头回答,声音都带着颤抖。

赵又廷默默地看了他一会,弯腰捡起自己掉在地上的外套,转身走出去,轻轻合上了门。

 

冯绍峰沿着墙滑坐在地,单手盖住眼睛,露出的额角上青筋毕现,许久,对着地面狠狠地锤下一拳。

 

第二天他回了电话给倪妮,解释自己昨晚上和朋友吃饭,喝的有点多没注意就挂了电话。

倪妮惊讶地问:“你不是酒精过敏吗?还跟人喝酒?”

冯绍峰噎了一下,含糊道:“嗯……推脱不掉,没办法。”

倪妮那边好像也有事很忙,没再深究,就随意关心了几句,挂了电话。

冯绍峰听着电话那边传来的忙音,面上露出了一些茫然。

他想起了当初倪妮提出要跟他交往的时候,那时候他们才见过三次。

冯绍峰一向在感情上被动,他用这种方式来保护自己不受伤害,同时也很难与其他人建立关系。倪妮这种直接的类型是他不太应对得了的。

后来他还是同意了,他已经三十多岁了,如今事业有成,家里催促的更多的就是婚姻。倪妮长得好看,有能力,也是同圈人,他们之间的共同话题不会少,想必应该能合得来。

于是他试探去触碰对方,去建立一段关系。一开始是成功的,他们相处的很开心,他不善言辞,只能尽力去对对方好。后来倪妮让他公开恋情,他也遵从对方的意愿公开了。

他以为他的人生会按照预料的轨迹完美无缺的发展下去。

可现在全乱套了。

 

因为有一个人甚至没有做什么,就毫不费力地走进了他的心里。

 

冯绍峰捏着手机,在通讯录上反复盯着赵又廷的名字,许久,伸手点开,按下了删除。

 

后来他们在片场碰面,彼此都没有露出任何端倪,仿佛那晚的吻从来不曾存在,而那一瞬间的冲动也已经被很好地压制在了心底。

他们都是优秀的演员。

 

杀青那天,徐克笑着说:“可惜这次没有玫瑰花撒,下次给你们撒。”

大家都在笑闹。冯绍峰是最后拍完的,拍完的时候其他人已经换了便服等在那,一旁还有在录制纪录片的工作人员。

冯绍峰高兴地抱着徐克说:“谢谢老爷!”他是真的开心,想着终于不用吊威亚了。然后对一众工作人员道谢,大家都祝贺他,他对着镜头直笑,一转头就看到赵又廷向他走过来,脸上也是含笑的,向他张开手臂。

有一瞬间冯绍峰是松了口气的,他抱了抱赵又廷,又抱了后面的杨颖和林更新。回头让大家等自己开香槟,跑去脱帽子卸妆。

换上常服坐到饭桌上那会,冯绍峰真的觉得一切都回到正轨了。他庆幸又失落,借着大家各自热闹时候看向了赵又廷。

他们中间隔着不少人,对方正在和林更新讨论游戏,似有所觉地回头望了他一眼,顿了顿,对他微微一笑。

冯绍峰握着杯子的手就僵住了。

 

 

那晚冯绍峰喝了很多,喝到最后浑身都发红了。散场时候大家各自回家,他的助理是个女孩子,抬不动他,正要打电话叫人来。赵又廷走到跟前问:“绍峰还好吗?”

助理苦笑:“估计起不来了,不知道怎么的今天这么能喝。”

赵又廷看了眼躺在沙发上的人,为了拍戏染成赤红的发衬得他更白了几分,也许是太热了,脸上都是薄汗,衬衫扣子解开了一两个,露出了下面一段锁骨。

他瞧了几眼,说:“我送他吧,地址有吗?”

“唉,这也太麻烦赵先生了……”

“没事,我开车。”

助理见他态度坚决,想到冯绍峰和他关系不错,也就不推辞了,把地址发给了赵又廷。

赵又廷将外套穿上,弯腰去扶人。冯绍峰醉后很沉默,基本不说话,人也软绵绵的。赵又廷把他拉起来搂着他腰,对助理笑了笑:“剩下就交给我吧,不用担心。”

然后带着人走了。

冯绍峰浑浑噩噩地被人放到车里,系上安全带,赵又廷怕他晕车还开了一截窗户。车驶上公路后二十多分钟,冯绍峰才清醒一些。睁眼看向一边,一脸惊愕。

“我们去哪?”

赵又廷专心开车,回了句:“送你回家。”

冯绍峰头痛欲裂,想了半天,总算依稀回忆起了前因后果,当下尴尬的别过脑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赵又廷过了一会,又说:“难受吗?前面柜子有水和药,头痛就吃一片。你酒精过敏还喝那么多,不要命了?”

冯绍峰没吭声。沉默了一会,赵又廷叹了口气,开口道歉:“对不起,是我的错。”

冯绍峰转头看他,赵又廷抿着唇,嘴角微微下撇,低低道:“我以为你和倪……你们只是合作。那次活动我在后台见过你,你应该是不记得了。”

冯绍峰确实没有印象,片刻后,他突然愤怒起来,瞪着赵又廷说:“什么叫合作,你是说我拿谈恋爱炒作?”

这着实戳到了冯绍峰的怒点,他向来厌恶炒作,以前采访时也多少提及不喜欢被消费感情,用绯闻恋情去制造舆论。赵又廷拿这个说他,跟当着他面骂他没区别。

赵又廷显然被他生气的样子吓到了,顿了顿才说:“抱歉,我不知道……”

“算了。”冯绍峰打断了他,突然自嘲一笑。“反正你也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了。”

赵又廷沉默不语。

一段难捱的寂静后,赵又廷听到身旁的人轻轻地低语:“多荒唐啊,我们成天演戏,演着演着,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演戏了。”

赵又廷很想在这一刻停下车,把那人拉起来告诉他我没有演戏,但他只冲动了这一刻就忍耐下去了,只捏紧了方向盘,回道:“能演完一出也是好的。”

 

那天他送他回家,道别后就走了。第二天,他坐飞机回台湾,冯绍峰去新片场拍戏,两人忙的脚不沾地,竟再也没有见过了。

等到冯绍峰一连几部电影拍完,已过了将近两年。

这两年里他日夜拍戏,几乎没有间断,中间除了必要出席的场合,基本连人影都找不到。倪妮中间抱怨过几次,后来也都不抱怨了,他们之间的联系越来越少,不知道什么时候,倪妮都不怎么提起他了。

再后来,他因为连续拍了三部文艺片,迟迟不能从角色之中拔出,连带着精神都敏感的过分,早年那些压抑在心底的情绪叫嚣着要冲出囚笼,他痛苦地问导演这样是不是不对,导演却说,这样很好。

于是他一边忍受着内心的煎熬一边演,演到最后已经分不清自己是谁。

也是那时候,他和倪妮第一次吵架。说是吵架,却更像是争执。争到最后,倪妮恼怒的看着他说:“我本来以为我们很合适。”

冯绍峰听着她的话只觉得茫然,近乎是傻气的问:“难道不是因为喜欢?”他骨子里还带着一点天真和幼稚,还相信这个圈子里是能遇到真情的。

倪妮已经觉得和他沟通困难了,她叹了口气,转身往门外走。“绍峰,我们在一起也不算短了。”

冯绍峰急切地站起来,张嘴想要挽留什么。

倪妮却先他一步说:“差不多该结束了。”

 

那一瞬间冯绍峰觉得自己回到了荒原上,回到了电影里,回到了他所饰演的所有孤独、煎熬、备受折磨的角色上。他苍白着脸看着倪妮的背影,很久后,低声说:“我知道了。”

 

一周后,他们发表了分手通告,娱乐圈果然炸开了锅,谁都想扒一扒这背后的故事,以至于往后几个月里,他面临了无数次刻薄追问,哪怕他已经再三强调,从今以后不会回答任何私人问题。

没有人理会他,记者和狗仔就像一群不知餍足的鬣狗,要将他生吞活剥,剔骨拔髓,去把他本就遍体鳞伤的内里挖出来昭示天下,娱乐众生。

多么残酷,又多么正常。

他删去了所有的微博,越来越少的和人互动,他沉浸在拍戏中,只有这样才能让他短暂的忘记一切。

 

让他醒过来的是一通电话。

手机号码很陌生,他那天很晚才回家,电话也来的很晚。本来是不想接的,可进了家门后,鬼使神差的就按下了接听。

听筒那边传来一个又熟悉又陌生的男声,带着一点台湾口音,温和低沉,道:“绍峰,我是又廷。”

冯绍峰站在原地良久,才回道:“好久不见。”

赵又廷的声音很清晰,背景有些轻微的风声。冯绍峰花了点时间想,想到他这会应该是在台湾,就问:“最近怎么样?”

赵又廷回道:“还好,你呢?”

冯绍峰沉默了一会,也说:“挺好的。”

两人之间突然无话可说。赵又廷像是也失去了他以往擅长的暖场能力,过了好一会,冯绍峰听见他轻声道:“我听说了……你分手的事。之前有打电话给你,但是没打通。”

冯绍峰想到那会自己断绝通讯在拍戏,低头一边换鞋一边道:“那会比较忙。没事,都过去了。”完了又问:“你呢,这么晚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赵又廷的呼吸声轻轻自贴着耳朵的听筒传过来,他像是犹豫了一下,才慢慢说:“下个月是我的婚礼,想请你来台湾。”

冯绍峰瞬间停止动作,浑身发冷,几乎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他死死地握着电话,以多年的修养压下了汹涌爆发的情绪,半晌,扯出一个笑,说:“竟然是下个月吗,真是太不巧了,我下个月的行程实在太满……”

赵又廷听他说完,只温和道:“没关系,你要是忙就不用来了。”

“实在对不住啊。祝你新婚快乐!”

“谢谢。”

“那没别的事我先挂了?刚到家,还没收拾。”

“好,晚安。”

“晚安。”

冯绍峰挂掉电话,脱力地跌坐在沙发上。房间里没有开灯,漆黑空旷的屋里一片死寂,他坐了很久,才起身去换衣服洗澡。

 

这两年他刻意避开了所有关于赵又廷的消息,整日奔波扎戏,常年处在连网络都没有的地方,以至于居然都不知道赵又廷何时交的女朋友,何时公布的恋情。直到今天都要结婚了,他居然连新娘是谁都不知道。

多么讽刺的现实,谁知道曾经他们也那么要好过呢?

冯绍峰自嘲地把脸埋在手中,花洒从头将他淋到了脚,也连着脸上的水迹一起冲走。

 

 

 

赵又廷结婚那天,冯绍峰给他发了短信,他知道了对方娶了个很好的人做妻子。也是圈内的,女方比他大,这段感情在最开始也饱受非议。但两人力排众议,选择了在一起。

他在报道上久违地看到了赵又廷的脸,过去了好几年,他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看起来更加英俊沉稳,眉眼里都是成熟的魅力。他旁边站着的女人笑容甜美,望着他的眼里都是爱恋。

这样就挺好的。

他站起身走到镜头前,开始演戏。

 

 


END


2018-09-11  

评论(16)

热度(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