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江照衣

流星白羽光出匣,一剑无痕雪漫山

【荼岩】夜尽天明-2

“你做了什么……”包妮璐无力的看着面前面无表情的神荼,觉得自己在非工作时间接这个电话是此生最大的错误。

神荼无视了她语气之下的哀怨,指了指躺在床上的安岩,“出了点问题。”

“一点问题就把人搞昏迷了?”

神荼无言以对,准确的说是羞于启齿。他一直是一个自律省心的哨兵,他很少去进行精神梳理,也很很少注射向导素。没有人知道原因,他一直都是THA里近乎传说的存在。

毕竟一个没有向导进行精神梳理的哨兵?那就是一场噩梦。

神荼打破这个噩梦,从未有人见过他陷入感官神游,不是因为能力过弱而不需要,他并非一个弱小的哨兵,他的强大让所有人都战栗。

他的精神世界外有着壁垒般的高墙,阻断了探向他的触稍,也隔绝了内部的喧嚣和崩坏。

所以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有人打破了他的精神屏障,放肆的进入了他的精神图景,毫无顾忌的将触稍四散铺陈,席卷一切,让毁灭的崩坏的残破的所有瞬间焕发新生,欢欣鼓舞的邀请着他一同在废墟之上创建新的世界。

没有人能抵挡这样的诱惑,他们就像天生就该融为一体般,水乳交融的契合在了一起。

于是神荼回应了呼喊,放纵自己追随本能,充满掠夺和占有欲的征服了他的向导。

然而他没料到对方居然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等到反应过来时,已经太迟了。

“我……链接了他。”

神荼斟酌着词语,要知道在THA里未经授权的结合是完全违法的,更何况还是同一个刚刚觉醒懵懂不知的向导结合。如果对方乐意,他可能会为此上军事法庭,罪名是诱奸未成年向导之类。

包妮璐自然也想到了这些,她看了看神荼,又看了看还昏睡中的安岩,脸色非常难看。

 “那你现在最好祈祷他没有陷入和你的共鸣之中!以及,立刻中断和他的链接,把屏障给我竖起来!”

神荼点头应诺,望着包妮璐一连打了三四个电话,跟着对他招手示意。

“先带他离开这,我们得做点预防措施。”

神荼嗯了一声,走到床边抱起安岩。

 

安岩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在交谈,那些话他听得清楚明白,却短暂的无法理解内容。很快他感到有人抱起了他,手臂温热的贴着他的肩膀和腿根,然后便是更深沉的昏昏欲睡,他再度被拖入了无边深渊。

过了有那么一会,安岩反应过来这不是什么深渊,而是他的精神图景。

一个他初次触碰且完全陌生的地方。

在向导力量觉醒的那一刻,他有看到过这里,那时候精神图景的世界只是一片混沌,无边云雾中参杂着无数漂浮流萤,像镜子的碎片洒在天空,每一片都反射着他看到听到的所有。

现在,一切都变了,他的面前是一座恢弘挺拔的巨大城堡,城堡的外墙绵延千里望不到边际,它坐落在广袤幽绿的森林间,身畔是一汪澄澈的湖水。

安岩懵懵懂懂的自湖畔走过,一路来到城堡门前。那门几乎高的入云,两头昂首阔步的雄狮守在两边,门上雕着一只展翅欲飞的鹰。

安岩小心翼翼的碰了碰门,石制的巨门无声的开启,欢迎着他的进入。

一股冷厉幽暗的味道扑鼻而来,夹杂着雷暴后雨露的芬芳。向导的直觉告诉安岩这是信息素的味道,是属于一个哨兵的味道。这味道里还带着压抑的征服欲和隐藏的躁动。

他在渴求着他,渴求着更深层次的接触,更深的结合。

他在渴求完整的链接。

安岩恍惚的走进城堡,毫无防备的在这侵袭之中敞开了一切。他才刚刚觉醒,根本不明白精神链接意味着什么,更不知道他现在所经历的无异于一场诱杀。就像一只初生的雏鹰,堪堪睁开双眼看到蓝天,便被那深邃广阔的世界所诱惑,一心要展翅高飞,无视了自己尚未长出来的羽根。

信息素的味道更加浓郁了,城堡中聚集着自穹顶和落窗照耀而进的光斑,安岩踩着那光斑,沐浴在温暖的日光下,任由周围逐渐实质化的精神触稍将他包裹。

安岩恍惚而沉醉,分不清现实与梦境,只觉得这日光舒适安详,周身尽是温暖、轻柔、美妙的触摸。他忘记了一切,只想彻底沉浸在这之中,让自己被灭顶的温柔淹没。

在缠绕着他的精神触稍将他变成一个茧之前,安岩再次看到了那头惊人美丽的雪豹。

雪豹冰蓝的双瞳凝视着他,前肢踩地,利齿间泄露着嘶吼,猛地发力向他扑来。

 

安岩在尖叫中惊醒,浑身淌水般潮湿粘腻。他花了一会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正躺在床上,身上全是凉汗。

“发、发生了什么?”他咽了口唾沫,环顾四周,看到了包妮璐卸了妆的脸。

包妮璐双手抱臂上上下下的把他打量了一番,然后松了口气,拍拍手转头对外面喊道:“成了,救回来了。”

“救回来了?什么救回来了?”安岩茫然的询问。

包妮璐回过头白了他一眼,伸手毫不客气的拧着他的耳朵说:“你这小家伙胆子也真肥,才觉醒就敢玩这么大的!要不是神荼那小子机灵,你就彻底完蛋了!”

安岩被拧的嗷嗷直叫,眼泪都疼出来了,虽然没听懂半句也连忙告饶:“我错了,我错了!”

包妮璐这才消气收回手,站起身“砰”的将一叠资料摔到安岩腿上:“好好看,一个字也不许漏掉。都是关乎你身家性命和精神肉体双重节操的事!”

安岩点头如捣蒜,心中却委屈至极,他到现在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让包妮璐如此这般,想来肯定都是昨晚上楼下那人的错,害他被骂貌似还差点丢了性命?

说起来那人究竟是谁?

“神荼,你过来。”

安岩闻声望去,包妮璐对着打开门的黑衣少年吩咐道:“浅层链接已经无意识结合,你俩算是绑一起了,安全起见在安岩学会构筑精神屏障之前都由你来看好他。”

“知道了。”神荼点点头,仿佛刚刚听到的不是什么大事般冷静的应诺了下来。

但安岩就不怎么淡定了,这次他听懂了包妮璐的话。她刚说的每个字都意味着他安岩,已经和这叫神荼的家伙精神结合了?!

“包包包包姐!!”安岩刷的从床上弹起来,结结巴巴的吼出了声:“我和这家伙结合了?!”

包妮璐和神荼一起看着他病号服下光溜溜的两条腿,安岩一个哆嗦拉起被子。

神荼移开视线,看向包妮璐,包妮璐叹了口气,扶额道:“没错。”

“可是怎么会?!我们根本都没见过!”安岩绝望的呐喊。虽然神荼看着长的不错,但他完全不想这么快就把自己的人生绑到一个才第一次见面的家伙身上啊!!

包妮璐像是听到了安岩内心的哀嚎,怜悯的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的说道:“那你们就是天生一对,毕竟匹配率高达90%以上的couple我也是第一次见到。”

安岩目瞪口呆的看着包妮璐甩手离去,脑海里还回荡着方才爆炸的信息量。


评论 ( 23 )
热度 ( 230 )

© 临江照衣 | Powered by LOFTER